全部
资料库
会员库
搜 索
大厂宝贝!请立刻!就地跑路!全面转行!
群响刘老板
2022-07-05
最近全行业都特么不太平。

小厂接连倒闭,大厂接连优化,遇到了很多经典案例,

不是简简单单的悲催,也不能粗暴说是个案,我们私董会群里讨论的结论更适合说明这个:

也许我们这一代 90 后互联网从业者,要和我们父辈们一样,90 年代下岗潮,在目前互联网行业正在发生,

时代的红利有多强,时代的眼泪就有多惨烈,再次发出疾呼:

大厂宝贝!请立刻!就地跑路!全面转行!

我展开讲讲我的想法,供宝子们参考,裁员一定是流量密码,必写无疑,

但除了薅流量之外,尽量给大家分享真实的案例,期待大家一起切磋,和创业者,和焦虑的大厂宝贝们,一起守望互助起来。

(并不只是传播焦虑,我特么在真实地呼唤大家站起来自救哈哈哈哈)


一、

两周前,和一个阿里离职的高 P 会员聊天,最近哀嚎的高 P 们,好可怕啊,真的是时代的眼泪。

这位铁子是群响的会员,是阿里的 P10。

阿里 P10 是什么概念?就是在天猫的一个类目中或者一个平台的老大,非常牛逼了,

基本上管的是一个 10 个亿到 100 个亿的盘子,年薪差不多在 500 万到 1000 万(包括股票和现金)

这位同学,先自己裁自己的团队,裁了 30 个自己的小弟,非常难受,而且有很多仲裁的,这是一个很消耗心力的事情,

然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裁员完毕之后,自己也被公司裁了,被自己的 VP 亲自说拜拜了。

他在阿里待了 15 年,并不能用所谓的 N+1 来适配这种情况,

一般这样的老阿里,都是以「个人原因」作为官宣离职理由,双方有一个分手费用,

于是他的分手费用,是 160 万的离职补贴金。

他告诉我,休息了 2 个月才缓过来,毕竟是服务了 15 年的公司,没想到有一天也会因为自己的成本过高而离开,

当时老板不是说开除他,而是说让他转岗,但是,自己这么资深的人,这么夸张的年终奖和股票的成本,

到哪一个老板的手下都是很难谈定的事情,都是要用半年以上来决定和寻找机会的,

但是自己的老板板只给他 2 个月的时间,这样的暗示无比清晰,就是「公司不再需要你,公司目前需要你离开。」

这样的离职是静默的,不会有撕逼,因为这样的中高管都自己开过人。

我就问他为什么局势已经这么夸张了吗?

阿里这样,腾讯这样,百度这样的大厂也需要这么夸张的断腕吗?

今天这个行业趋势之下,互联网利润越来越少,所以必须提高利润,降本增效,

那最快的方法是什么?裁员。

裁费用最高的,谁费用最高裁了才能更大程度的降低成本。

我问他,这是为什么呢?

他跟我说了几个判断和八卦,让我感受大公司的血腥无情。

第一,内部消息(这特么也不知道是哪门子的内部消息,我觉得非常不靠谱,太乐观了哈哈哈,不过且听听)

—— 至少到 2024 年,才能有互联网行业的喘息之机,这是一个基本判断,这个去包袱是一个共识;

第二,人力费用是最大的利润消耗项目,大厂先砍 VP,一个人 VP 3000-5000 万一年,

GM 1000 万 - 2000 万一年,总监 300-500 万一年,

这样高管被裁员本身的分手费,相对于节省的 500 万,以及未来的 500 万乘以 N 年,简直就是沧海一粟了。

所以说裁员分分钟的事儿,非常非常的无情。

第三,股票是一个巨大的收益。

BAT 等曾经的大厂都有一些机制,是累计干了多少年,在公司就是可以实现半退休状态。

如果你工作 15 年,再过一年就可以退休,萝卜就成熟了,坐享股票和稳定高薪,

当年的人性化机制,到现在公司不允许这个事儿发生,这是一个非常残忍的商业安排。

腾讯的活水计划,抑或阿里的转岗计划,一种心理调整的过程,不会让你活水,因为你去其他部门,部门看到是巨大的包袱成本。

第四,VP 对调,这是大公司的常规操作。

两个山头的老人和新人就会迅速消失一大部分,

因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大公司的江湖就是微观政治,

两个山头互相杀死一批人,然后锁定 HC 到原先的 75%,间接实现裁员 25%。

真他妈的时代的眼泪啊,听得我心悸。


二、

这是一个全员都在被裁的时代,是一个互联网全行业风声鹤唳的时代。

今天的互联网大厂已经不是任何人的避难所了,也不是任何人的香饽饽了,

在今天所有行业都风声鹤唳,都是存量没有增长的时代,互联网大厂也非常非常不能幸免于难。

所以说每一个中高管其实都需要想一个问题,

如果说 35 岁下岗是一种常态,你何去何从?

每一个 00 后的年轻人都要想一个问题是,

如果说你自己面对的是这样不增长的互联网,你的前辈们让你看到了 35 岁会被淘汰,那你是否会选择互联网?

你应该怎么看待互联网这个职业路径,你会创业还是加入大厂还是小公司?

这两拨人都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中不溜秋的 30 岁中层,妈的才想起来我们这一批人已经 30 岁了兄弟们!

在北京陪我妈治病的时候,床上和一个同期字节跳动铁子聊完,

感觉自己在被开除边缘,想跑路,但还希望能拿 5 万月薪平行跑路到二线互联网厂房当中层,原话是再不济找一个创业公司合伙咯,

当面斥责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创业公司怎么你了,要去害他们!!二线全他妈在裁员哪里容得下你???

我鼓励她勇敢回乡创业,自己做内容或者自由职业者自力更生,然后暂时狗者等 N+1,也开始自学成才,准备好一个人开公司。

生存从来都不是理所当然的,互联网不是当年的荣光时代,哪怕现在在咔咔咔赚钱的,也是在吃屎刨食,

这一点我们必须要有深刻的预期,走出象牙塔,迎接平凡的互联网行业,不论多平凡,比其他行业真的还是好过太多了。


三、

我们同龄的年轻人和今天的年轻人是非常不一样的两种选择。

作为一个在北京混过的 93 年铁子,我曾经在前辈的餐桌上感受过中国互联网的历史:

中国整个互联网经历了 N 个代际, 21世纪之后的第一代人是张朝阳,雷军,马化腾,马云这几个老板,

他们是在 2000 年左右开始做互联网行业,QQ 也好, 360 也好,四大门户也好, 

79年那一拨人是尝到了 pc 互联网的红利的,这是第一代互联网巨人,

第二代是 80 后, 80 后这一代人享受的是移动互联网初始,那个时候是移动互联网最风起云涌的时候,

非常夸张,我的同龄人要么去大厂,要么去创业公司,要么就自己融资了。

我们这一代生长的红利是在张小龙和张一鸣两个巨人旗下的 ,他们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神话,

张一鸣创造了自己字节生态,张小龙创造了微信私域生态,

我们都在这两个生态中去打转,在私域中做小程序,在抖音中做达人,做 IP,做直播。

我们看到的红利其实都是生态内的红利了,不够大了。

原先陌陌百亿美金,现在只有一年十个亿,我们这一代面临的是要做群响这样的生意。

对比陌陌那样的生意,群响这样的生意是累的,因为陌陌是平台,平台就很牛逼, 1000 万用户,赚广告,卖直播,怎样都能赚钱。

但群响不一样,群响是播一个内容,有一个粉丝,转化一个会员,而且会员粉丝漏斗极小, 1% 转化率不得了,

群响这样的声音是刨食的生意,陌陌这样的生意是躺平的生意,

当然躺平之前一将功成万骨枯,万分之一的胜率,

所以现在这一代面临的抉择是要跟着我这样刨食的小老板一起做大做强,还是去一个大厂做互联网女工,

然后不停当螺丝钉,不停忐忑会不会干到 35 岁然后被裁。

我最近非常的感慨,互联网浪潮之下,红利渐渐消逝,我们看到的都是光辉的历史,时代的眼泪。

不管是小老板、高管还是打工铁子,踏实向前,苟住底线,等待机会,

然后在具体的事情里磨炼自己,我目前给自己的目标是:蛰伏 12 个月,等风来。

然而:风会来吗?


流量圈
08-09
关于线下私域流量,真正做出了作品的就是瑞幸咖啡,刚看到财报,涨幅喜人,对星巴克这样的中产阶级商务空间造成了巨大挑战。 和群响私董会霸蛮米粉创始人张天一讨论过, 他说的很有道理,说其实他不太理解,没有真实的利润增量的情况下,为啥要做线下转线上的私域呢。 以米粉店为例,这个消费频次、这个消费距离,就决定了通过线下门店开店的方式,3km 以内的人群就天然是我的私域。 线上化,不能没有目的吧,那目的是啥,成本那么高,所有商家都得想清楚。 对于商家线下私域,要么极小的店,做复购、做线上电商 1 V 1 的开拓,极小的店就是做老板 IP,认真发票圈,认真的经营复购率,小生意。 要么就很多点位,本身点位进店量就很大很大很大,可以形成联动,瑞幸咖啡的咖啡品类是一个高频消费,且点位就在办公室楼宇边角料,方便快捷。 发券又粗暴又有效,可以作为一种促活、拉新、稳流量的方式。
08-08
短视频博主“疯产姐妹”宣布解散
08-08
乐华娱乐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 乐华娱乐成立于2009年6月,主要业务分为乐华音乐、乐华经纪、乐华影视和乐华综艺四大板块。
08-02
趣店罗敏宣布退出抖音
08-01
抖音蓝 V 对应的豆荚播放量越来越少了🧐🧐🧐 现在 100 元,只能买 2000-3000 播放量了。 抖音越来越对你的内容提出挑战,看看我一个抖音账号的播放量, 每天都在抖音短视频摩擦,必须要加大短视频的数量,你需要饱和你的粉丝。 豆荚,核心北极星指标,似乎变了,不是播放量了,换着花样地提高投放价格,抖音真有你的。
群响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