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资料库
会员库
搜 索
互联网大厂人最后的挣扎
群响
2022-07-22

当年上过山的人,纷纷感受到下山的失落。何去何从?放眼所有移动互联网大厂,字节几乎成了大家公认的最后一站。大如抖音,增长迅猛如电商,也卷的没啥坑了。


Toby 是群响的联合创始人,他就互联网大厂就业现状分享了自己的所想所思。


来源 | 新邮件(ID:xinyjtz163)
  作  者 |  群响联创 Toby
  排版 | 群响 

前两天晚上,一个朋友来自某互联网大厂的朋友发给我这样一段话:

我特别特别理解,但也哽住。

曾经我有大厂梦想,也进去大厂待过,也做过梦想的 PM,最后发现已是夕阳余晖悻悻离场创业。

满纸是互联网大厂打工人最后的余晖的失落。



1

上一代大厂人的集体失落


不想用什么行业变迁红利消失来去解释这些,只是单纯的从时代之中具体的人感受,如同那句话一样:

我们都会老去但永远都有人年轻。时代浪潮下,每个人都是一粒沙。

当年 12-17 年,互联网的弄潮儿如何骄傲,中关村创业大街如何风光。

一杯咖啡下肚,一个 idea,一个梦想,就能融好多钱,几个月就风生水起,打仗,熬夜。黄金时代的一切平凡,都带有不平凡的滋味。

当年,每一个互联网新生儿产品都立志打破 BAT 这三座大山。

千团大战,O2O,共享经济,涌现出了无数的优秀公司,彻底改造了中国移动互联网。

比如滴滴、美团、拼多多。

但在 2022 年的今天,当人口红利消耗殆尽,快速增长停滞,不增长的焦虑,贯穿资本、创业者和打工人。

具体的现实情况就是,裁员,内卷,砍业务,放弃烧钱,求利润。

反过来另一面,下午刚好和一个做直播的朋友聊,他说疫情对他们没啥影响,该赚钱还在赚钱,

一个运营三个月就从一万涨薪到一万五,再三个月跳槽工资就翻倍到3万。他说无论什么时代什么环境,总有人能赚到钱。

不同的故事不同的结局,但也都是一个叙事。不过是上山和下山的区别而已,还是那座山。

当年上过山的人,纷纷感受到下山的失落。何去何从?

放眼所有移动互联网大厂,字节几乎成了大家公认的最后一站。因为只有字节还在比较大的增长,还有空间。

但即使抖音,也内卷严重,空间狭小。

大如抖音,增长迅猛如电商,也卷的没啥坑,想办法转出海,转 tiktok,然后纷纷学英语。


真是人间几多轮回。谁能想到在今天又要掀起一波学英语潮呢。


2

新一代大厂人在晒工牌


有一个怪象,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13-17 年间互联网行业飞速发展的时候,也没有见谁发一张离职阿里啊,入职字节啊的照片,就点赞爆棚备受追捧。

反倒是现在,明明互联网行业开始缓慢甚至停滞裁员,大家好像对大厂光环的崇拜反而更高了?

几乎各个社交媒体尤其小红书,一张大厂的工牌就是流量密码了已经。

甚至一度还有了大厂媛。


不得其解,发了一条朋友圈,收到了很多不同角度的观点:

1、优秀人才更集中在互联网大厂了


13-17 顶级学生都在卷外企和投行,咨询公司。国内大厂待遇达到 global 程度是 2018 年以后的事情。

比如有个朋友之前做在线教育,2017 年毕业,年薪 12 万,2018 年 20 万,

2019 年 45 万,2020 年年包130万(60 现金20 业绩 50 期权)。

核心原因就是高增速,高估值,高融资,高现金流带来的行业泡沫。这个薪资增速在平稳行业几乎不可能。

2017 年好学生几乎看不上互联网行业,招人基本都是大专简历。2020 年的时候普通一本可能连面试资格都拿不到。

2016-2017年,国内前几几名高校的 top 同学去向是:

美国phd,微软,外资银行,麦肯锡,贝恩,波士顿,然后各种PE,公募基金,券商。

次一点的去私募基金,四大。

2016-17 大家是宁愿去四大也不会去华为的。

2017年我们对比 offer都是连360>>今日头条。今日头条是谁呀...

我个人印象深刻的是,17 年的时候,华为那一年给很多北大清华的学生,开出了不可能被拒绝的 offer,把他们从金融、券商抢过去了。

砸钱抢人非常非常夸张。

2、群体的信息和感知是滞后的


大部分普通人的信息是落后的。

比如,15-16 年报志愿的时候去咨询身边的朋友,得到的建议也都是会计,法律,医学,金融等传统强力的专业...

当时大部分人看计算机、大数据都还认为是“不学好” “骗人”“打游戏”的专业,

对电子商务也都还停留商品质量差,服务态度不好,容易被骗的阶段。

大众的反应总是迟钝的,大众对大厂的认知都是碎片化的,大家依然觉得,大厂光辉灿烂。

3、没有对比,也没有选择


上一代的互联网人,觉得在衰退了,但是新一代 95 后,00 后,没有经历过那些所谓BAT、TMD 的大厂光辉。

没有对比,自然就没有失落。大厂格局已僵固,天下已定。这些大厂无疑是相对确定安全的选择。

我在即刻上发了同样的内容,最高赞的评论是:

“笑死,哪来的自信,还在他建成的基础上修修补补,井底之蛙”。


我猜想这条评论背后的心态大概是,我举个例:

一个老人天天叨逼叨说自己当年如何打江山,当年如何光辉,现在怎么没落了。但是年轻人只看到自己的世界,自己的时代。

对你过去的光辉毫不关心,甚至也不愿探究。井底之蛙吧您。

这无关对错,真的是不同时代下,带给个体的命运、机会与选择。

年头好的时候,哪哪都是出路,年头不好了,只有大户人家才靠得住。大户人家的门楣,自然比寻常人家高大明亮许多。

有人说小红书晒工牌,是最后的一点体面:这是员工反向榨取资本家最后一点剩余价值,就是晒工牌换身价。

话有点刺耳,但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但其实我觉得翻来覆去讨论这么多,其实不过就是一份工作,只是不同时代,不同机遇下,个体的不同感受而已。

评价晒工牌对错,没有任何意义,这玩儿有啥对错。刘震云老师说,这世界上的争论大多都不是对后错的争论,都是对和对的争论。

但我想从我看到的,给大厂人一些小建议。供参考。


3

大厂人走向何方


01 别再预期通过跳槽完成跃迁


以前跳槽可以升职加薪,是因为大家都在增长,都在竞争。现在都是存量市场,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所以不要预期跳涨涨薪 30% 是正常的,那是原来不正常,要接受。

02 深入扎进各行各业


互联网的机会少了,但是还有大量的传统行业,需要互联网+。

很多传统行业并没有享受到移动互联网的红利,人家原先就很赚钱,以及当时也看不上。

比如电商好了,你是在抖音做电商行业运营的,多多跟行业里的小老板们打打交道,学习下他们的生意怎么做,实操怎么干的。

比你在办公室勾心斗角强。

互联网的横向机会少了,那咱们就纵向走走看呗,深入各行各业,

群响的观点就是,流量在上山下乡,各行各业都在聚焦短视频+直播+私域。

如果你既懂直播,又懂这个行业,你就是稀缺的,极度稀缺的。

03 别轻易创业,别轻易加入创业公司


我曾看过好多这样的简历:

自己在大厂级别也不低了,打拼了很多年了,因为业务收紧,被优化或者想要出来看机会,写的预期是选一个小公司做合伙人。

作为一个小公司的合伙人,我觉得这个想法真的是极度幼稚和不成熟。

小公司找人,不会看你的title。因为你的 title 对他这个生意能不能活下去,没有直接的作用。

能力象限真的不同,也许大厂是资源协调,小公司真的是扎到土里求生存。

大厂是 1-100,小公司永远都是 0-1。

别瞧不起小公司,但也别轻易去小公司。更别轻易创业,尤其大环境如此。

04 上山多帮人,下山人帮你


当你上山的时候,就应当想到总有下山的那天。

上山的时候莫要嘲笑山下的人,如有余力多拉身边人一把,下山的时候也记得抬头看,

没准当年你拉过的人,刚好伸出了他的手,如同你当年一样。

也许你在大厂管了十几号人,但是也务必能干得过一个土老板小作坊老板。且大概率他远比你赚的多。

此时他愿意低声下去求你,是因为你的title,平台赋予你的权利。

好好用这个权利吧,此刻你帮人一把,未来你没有这个 title 的时候,也许他还能记得你的好。

不要把路走窄路。

上山不必骄傲,下山也也未必要沮丧。人生也不是只有一座山。

共勉。
流量圈
08-09
关于线下私域流量,真正做出了作品的就是瑞幸咖啡,刚看到财报,涨幅喜人,对星巴克这样的中产阶级商务空间造成了巨大挑战。 和群响私董会霸蛮米粉创始人张天一讨论过, 他说的很有道理,说其实他不太理解,没有真实的利润增量的情况下,为啥要做线下转线上的私域呢。 以米粉店为例,这个消费频次、这个消费距离,就决定了通过线下门店开店的方式,3km 以内的人群就天然是我的私域。 线上化,不能没有目的吧,那目的是啥,成本那么高,所有商家都得想清楚。 对于商家线下私域,要么极小的店,做复购、做线上电商 1 V 1 的开拓,极小的店就是做老板 IP,认真发票圈,认真的经营复购率,小生意。 要么就很多点位,本身点位进店量就很大很大很大,可以形成联动,瑞幸咖啡的咖啡品类是一个高频消费,且点位就在办公室楼宇边角料,方便快捷。 发券又粗暴又有效,可以作为一种促活、拉新、稳流量的方式。
08-08
短视频博主“疯产姐妹”宣布解散
08-08
乐华娱乐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 乐华娱乐成立于2009年6月,主要业务分为乐华音乐、乐华经纪、乐华影视和乐华综艺四大板块。
08-02
趣店罗敏宣布退出抖音
08-01
抖音蓝 V 对应的豆荚播放量越来越少了🧐🧐🧐 现在 100 元,只能买 2000-3000 播放量了。 抖音越来越对你的内容提出挑战,看看我一个抖音账号的播放量, 每天都在抖音短视频摩擦,必须要加大短视频的数量,你需要饱和你的粉丝。 豆荚,核心北极星指标,似乎变了,不是播放量了,换着花样地提高投放价格,抖音真有你的。
群响活动